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我爱游戏──角色扮演

我爱游戏──角色扮演
  「秋,好了没?」

  幽暗的房间内只有一盏小黄灯亮着,我垂着头、曲线漂亮的背脊挺直让身后
的人方便动作。

  「再一下。」温柔的声音回应。

  戴着手套的长指帮我将腰间的小系带系好,再将缎带结成漂亮的蝴蝶结。

  「好了。」

  我伸手捲一捲一头的大捲发丝,一手撚撚及膝下的公主裙。

  「蔷薇?」

  我一个冷丁,擡起头。

  「好了。很适合你。」站到我面前的秋微笑着赞许。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女僕服,纤细的小手拂过蓬软的暗铜棕色缎面裙子、顺着

  腰型的合衬剪裁、胸口部份用了粉色荷叶皱面料、肩部以及公主袖是雪白的纺料

  ——我最喜欢的拼料款式。

  脑袋又往下垂了点,头髮在空中一晃。

  秋正伸出手要去帮我整理,就被我推出去。

  「好了!你快点入戏吧!要开始了,自己也準备一下。管家大人。」

  被推出门外,身后的门不留情「嗙!」地一声关上。

            角色扮演──管家和女僕

  她是这栋大宅新聘的女僕。

  在大宅的西侧最偏远的房间裏,没点燃半盏灯地,只有明亮皎洁的月光安静
地照了进来。

  白晃晃的小脚丫忽隐忽现的。

  一会儿擡起,从黑暗中出现,在月光照映下看得见白皙脚趾修剪漂亮的剔透
指甲;一会儿缩回去,回到黑暗中,配合空间中隐约可闻的细小声音。

  「嗯……唔……」

  整齐的女僕製服被掀起拢在膝盖之上,整个人窝在靠墙的桌上,随着手上的
动作喘息。

  小手在黑暗中袭击自己的私处,用一对手套按压着内裤下湿润的秘密园地。

  这儿的管家好年轻,她见到的时候还真吓了一跳。

  「唔……呜……」手指因为脑海内管家的样子而更不耐地揉搓自己,微薄的
湿意渐渐泛滥蔓延。

  下午偷偷瞧见管家跟大宅的千金……不对,是主人。

  瞧见他们在千金那粉嫩柔美、明亮宽敞的睡房内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

  门也没关紧,才让她有机会透过那小缝隙看进去。

  「啊……」小手将染有他气息的手套整个贴上自己的私处,覆盖着反複搓弄,
效仿着男人对那位千金大人做的。

  那幺急吗?他们那幺急着亲热——乃至于连将门好好关上的时间都没有吗?

  心裏好难受。

  越是难受,手上的动作越是加快、越是用劲,却反而变得更加空虚,越来越
得不到满足。

  管家先生、管家先生……

  她的金棕色头髮不够长,大捲的头髮只及胸尖的位置。

  小脑袋不断回放着管家挺身进入那留着一头及腰小波浪捲发的主人时候,万
分珍惜地亲吻她乌黑发丝的样子。

  紧皱着眉头,贝齿不甘地咬着下唇。

  纤细的手指按压微戳入小穴,变得粘腻的柔软面料让她难以满足,索求更激
烈的接触。

  「嗯、嗯……」只能自己爱抚的心情没人知道,悄悄在这个时候藏在这儿,
偷拿他的手套,想象跟他拥抱。

  头髮再长一些就好了,再长一些,他一定会……

  哢。

  门扉被打开,微亮的光线透进房内。

  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踏了进来。

  来人一手优雅地拿着烛灯,冷静自持的脸在橘黄的光线下给人暖和的感觉。

  穿在干净白瓷色手套内的修长指头扬起,点燃靠近门扉的短小烛火。

  来人步入后,反手将门扉锁上,举着烛灯居高临下地用冷淡的视线看着在门
被打开的瞬间就僵着的人儿。

  「哎呀,这儿还有只未调教的小猫咪呀!」巡房的管家意外发现了自己的手
套正在女孩大大曲张着的双腿间,被她的手指按压、亲密地紧贴她的小内裤。

  「啊……啊……」怯懦的小嘴只能吐纳几个音节,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小
脸吓得刷白。

  「呵呵,你瞧见了恶魔吗?小猫咪。」男子将烛灯举到她脸旁,弯腰擡头凑
去直望她的双眼。

  嘴角上弯的弧度很完美,但双眼却全然没有笑意。

  她紧闭上眼,撇开头,不敢与他对视。

  穿着执事服的男子直起身子,绅士地吹熄手上烛灯的火焰,好让淑女的身子
不至于在明亮的烛光下曝露得那幺彻底。

  她低下头,却止不住身体的抖动。

  「来。」

  她支在桌上的手被他牵起,另一手紧攥着被弄湿的手套跟着他走到中央的桌
子旁,顺着他的动作坐到桌上。

  管家蹙着眉头将手上的烛灯搁到另一边的木柜上,无碍黑暗走到双双并排的
大柜子前拉开长长的抽屉,脱下自己的手套,换上一对新的。

  手指在抽屉裏起落,带着越来越冷的神色将抽屉合上。

  冒着冷汗,冰凉的耳朵听见他走来的声音,然后停在自己面前。

  他双手撑在她两旁,靠上前。

  「你是新来的,宅裏的规矩都不熟悉吧?否则怎幺会来到我嘱咐过你别进来
的地方呢?」冷冰冰地语调从他嘴巴砸出来。

  「果然没调教过是不行啊。」

  唏。

  「不行啊」三个字在脑海裏变得响亮。

  被他否定了。

  她委屈又生气地吸吸气。

  「哭了?」他从下方望上去,看见满脸泪痕。

  一下离开自己的动作带动冰凉的空气吹到她脸上,扬起耳畔的发丝。

  「要是调教正确,根本不会有这幺失仪态的表现。你到底离及格线有多远呢?

  我来检查看看好了。「绕着桌子来到她身后,用手中从抽屉裏拿来的冰凉软
鞭将她双手反绑捆起。

  没有弄疼她,却依然牢固。

  管家回到她跟前擡起她下巴,「在这裏工作,就得遵守这裏的规矩。」

  大手覆上她的胸口,揉捏。

  饱满的乳房在他手中变形,任他摆动。

  只是这样,她的下体就湿了。

  被他掌握,就在不久前还是只能在脑海裏幻想的事而已。

  「放心,我是奖罚分明的。做得对就有糖果;错了就该接受惩罚。」冷淡的
语调没什幺情绪在裏头,好像跟条狗说话也不过如此。

  手灵活地将她胸间以上的纽扣全部解开,探入。手掌无间隔地掌握着她的丰
满骄傲,拇指邪恶地弹弄她的乳头。

  「嗯……!」她咬着唇瓣忍耐着不让声音逸出。

  大手摸上她的背部,绕至臀部一阵抚摸,顺着她的大腿摸下将她的腿擡起,
然后探入裙内,中指精準地戳戳她的门扉。

  「没穿胸罩穿内裤是正确的,可以奖赏。」

  那幺小猫咪想要的奖赏是什幺呢?他二话不说,一手还在她私处之外揉弄,
张嘴就隔着皱巴巴的轻薄面料含住她乳头。

  被他隔着面料玩弄,敏感地感觉到他的舌头划着她的形状,她闭着眼仰头微
颤。

  他的舌头来到胸间乳沟滑动,往上滑的灵巧舌头含住衣衫下的项链坠子。

  「不能在这儿做『这种』猥琐的事。」冰冷未变的声音继续,手指狠狠地
「暗示」她话裏加重语调的词语指的是什幺。

  私处被他毫不珍惜地猛一搓扫,她肩膀一抖缩了起来。

  「错了就需要调教。」

  话音方落,戴着手套的大手一挥一摆,神色泰若地将她放平躺在长桌上。

  举起她的腿搁到肩膀,用另一条长鞭的鞭头将她的内裤脱至膝盖之上。

  私处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他眼前,她看着他毫不动情的视线,感觉自己像块垃
圾一样,双脚就要缩紧。

  他眉头不满地蹙起,用手指挡着要合上的膝盖。

  「让你动了吗?真是不懂规矩。」

  生气的声音像在判她死刑,手指扣着长鞭的鞭头直接就往她穴裏塞去。

  啧啧水声在他的蛮劲下清晰响起,小穴蠕动得厉害,拼命接纳将他吸入其中。

  只是身体的主人却不是那幺的舒服,躺在长桌上痛苦地扭动。

  「记住,这份痛楚就如同不懂规矩的你带给主人的痛苦那般刺人碍眼。」一
点都不温柔的手劲加深探入的深度再干脆地抽出。

  「哼呃……」她啜泣着,身体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跟小姐的待遇距离多大。

  小穴被他蹂躏、心情被他折磨,她仿佛置身地狱,就要万劫不複。

  男子收了鞭子,将她横抱,走过那两并排的大柜子,向靠着长窗的桌子走去。

  「记得我说过:即使有事情需要进来这裏,也不能打开那两个长抽屉。是吗?」

  被安置在长桌上,她微乎其微地点了头。

  「你手上的这个。」他抽出那双手套晃了晃。「是在裏头翻出来的吧?」

  像破娃娃一般低垂着头,安静得像融入室内摆设的一部份。

  「没打开抽屉,就不会拿到我的手套。瞧你都干了什幺?」跟毫无波澜的清
冷语调不同,手套被甩到她脸上,「啪!」地,像巴掌一样。

  「为了干这些猥琐骯髒的事,你连休息时间也不去睡,擅自进来打开抽屉。」

  他的手掌按着手套,像用抹布拭擦骯髒的污垢,用力搓她的脸。

  「嗯?你还看见了什幺?那是我特意準备逗她笑的道具,是你这种低级的骯
髒东西能玷污的吗?你只配被那些调教道具教训!骯髒的野猫。」

  想到就来气,心情恶劣的他,手劲变得越来越大,最后一甩,将手套甩到她
脸旁。

  手套「啪!」地叠在桌面上,焉焉的,像她的心情一样。

  「这裏是储放厨房用品的地方,厨房用品的作用你懂多少呢?除了能用来準
备餐点,还能用来调教不听话的女僕。」

  优雅地打开大柜子的玻璃橱窗,拿出一个搅拌时候用的钢盆,一手流畅地将
工具放入盆内。

  咯。

  他将圆盆搁到桌上,用手捏开她的嘴,塞入被她玩弄过的手套。

  「看看有什幺能满足你,让你乖乖听话的。」一手支着桌面,一手随意地抽
出一样工具。「哦,擀面棍。」

  她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他手上那粗大的擀面棍。

  「这幺大,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下面这张贪婪的小口呢?」挥动着又重又粗
的擀面棍,将擀面棍手握的一边圆头对着她的穴口比划。

  她双眼含着泪水,奋力地摇头。

  不要、不要这幺对我!

  无声的哀鸣在圆头戳入穴内玩弄时沖上喉咙,疼得难受。

  用圆头部份把她的私处玩弄得满溅汁液后,他一脸觉得无聊的样子将之抽出,
没有将擀面棍硬是塞入。

  「啊,这个挺不错嘛!」

  手上晃着打蛋器,钢线映着月光闪动着暧昧的光芒。

  将打蛋器的圆头对着私处用力戳了戳,她恐惧得直颤抖,像狂风暴雨中依然
坚持挂在树上的叶子一样。

  「啊……」他歎了口气,「戳不进啊。」

  被他这样逼着,心裏大起大落的,泪水不听话地沖出来,毫无顔面地流着。

  他百般无赖地用钢线侧边的流线转动玩弄着肉唇,冰凉的钢线很快沾满她的
体液,然后被他抛弃。

  「这个也不错。」他拿起长夹子,示範地夹住圆盆提起。「像这样,加热后
移动用的。」将圆盆放下,张合着夹子在她身上游移着、找地方下手。

  「这儿?」将夹子夹住豪乳,顺着豪乳上滑,轻轻夹了夹她的乳头。觉得没
劲儿似地转移阵地,来到她大张的私处夹弄。

  看着阴唇被夹弄得变形,嘟着嘴儿的样子,湿漉漉、惨兮兮。

  「啊,这个好了。」他将夹子扔回盆内,抽出一对长筷子。

  不要!不要!她剧烈地摇头,深怕他戳进自己。

  好可怕!这种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失控、变得血腥残忍的情况让她打从心底崩
坏投降。

  他直盯着她的脸,手握着长筷一头,探入她的紧緻之内前进。

  只进了个短头,她全身绷紧得像快断了的弦。

  面目表情的他手中开始加大动作地搅动着,让蜜穴在无规则的玩弄下扭曲。

  然后放下筷子,拿起盆裏的一样东西。

  「这个能怎幺玩呢?」

  一个长嘴小壶。

  「啊,有了,你这幺下贱,一定很渴望裏头塞满液体吧?我来帮你灌蜜糖好
了。」说着就走开去取蜜糖。

  她紧闭着眼流泪,不想再去看他。

  变得这幺狼狈的自己,在他眼中是没有价值的吧。

  听到将小壶盛满蜜糖的他回来的步履声,她紧张得胃都在翻搅,私处跟后穴
已经预见得到那不舒服、让人想死去的粘腻感。

  冰凉的液体只是浇在她的私处之上,淋得森林花园都晶莹地反着月光。

  「嗯……接下来用什幺好?」他翻呀翻,「舀汤用的大勺子?葡萄酒的开瓶
器?涂面包的小刀?啊,你知道这是什幺吗?」

  她睁开眼,全身都被冷汗湿透。

  「这是搅拌时加入的重物。」摇了摇手中的圆球,「放进去的话,可不一定
能取得出来,说不定越跑越裏面去。」

  她凄苦地缩起脚,拼命想逃离他接近私处的手。

  「啊,这个说不定更好呢。」他将圆球甩回盆内,拿出一样看起来就不是
「厨房用品」的东西。

  压根儿没胆子睁开眼的她,被拉回原处,私处被夹上,小圆滚球随着他的动
作揉捏她的肉唇,引得肉唇背叛,泛滥出享受的汁液。

  「唔……唔……!」这是什幺?好舒服……

  「真无趣。」他解下手掌扣着的双排圆球,翻出另一样情趣用品。

  像双排轮一样大球小球咕噜噜滑过湿淋淋的园林间来回,按压着敏感的阴蒂、
探入蜜穴几许,让蜜穴感受到那尺寸,渴求地张合着要求吸纳。

  「唔……」在她的心魂就快化在激蕩之中时,他又腻了,拿出一对鸳鸯球,
技巧娴熟地玩弄她的后穴。

  只是按压探入又滑出、替换另一颗圆球进入。

  被两个不同的尺寸玩弄,让后穴兴奋起来。

  他干脆地抛开这些工具,直接用戴着手套的手指上场。

  滑腻的手套滑过门扉,将她双脚再张开些,他低头凑到她私处,细细舔舐。

  「唔!唔唔唔……!」不要!别这样!

  比起玩弄,这样的举动更让她难受。

  她的心会越来越沉沦的,可他明明不喜欢她,她又将如何自处?

  将蜜糖都舔舐干净,吸吮出来的都是她的体液之后,他将手套从她口中取出。

  换上沾满她唾液的手套,长指插入她的蜜穴抽插。

  「唔……!唔……!啊……!」舒服的呻吟逸出,她难耐搔痒地扭动着渴求
更多的挖掘。

  他将碍事的圆盆放到另一张桌上,把她拉下靠近自己再让她翻身趴在桌上继
续玩弄。

  手指的抽插越来越飞快,她颤抖着就要在他手中到达高潮。

  「女僕的衣服可不能弄髒哦。」他閑閑地说着。

  明明抽弄着她下体的人就是他,他怎幺还说得出口。

  「啊啊……!啊……!」一下子就高潮了。

  不用说,他手上已经满是她的汁液,滴滴答答的让裙子、桌面沾满了淫靡的
画面。

  「主人喜欢干干净净的。」他抽出手指,取下墙上挂着、防烫的粗手套套在
湿漉漉的白手套外,干涩的粗手套直接插入刚高潮不久的蜜穴抽弄。

  「啊!啊啊!呃……啊……!」太刺激了。

  漂亮润滑的古铜色裙子沾满片片湿腻的淫液,被妆点出异样的瑰魅神采。

  「看看你的裙子,全是你这淫蕩贱女的肉穴喷出来的浪液,这幺多水,是不
是该罚?」

  噗嗞、噗嗞!手套的粗涩摩擦着肉穴,紧緻的肉穴被那强大的搓弄吸引,急
巴巴地赶上,紧紧吸附着让它轻易掌握自己的敏感点戏弄。

  「嗯嗯……啊啊……不……啊……啊……好舒服……啊……」

  戏弄的粗大手套在他抽出时颳弄肉壁,引得阵阵刺激的高潮不断;插入时搅
动翻腾着,在紧緻的蜜道裏掀起淫浪泉涌。

  「啊……!啊……!啊啊……!」她左右摆动脑袋,金色的大捲发在空中晃
动着迷人的光泽。

  耸动着翘臀迎合他的手指、讨好地索取更多。

  「嗯啊……!啊啊……!好棒!」她的配合让快感加倍,体内的敏感点都被
摩擦、挑逗得厉害,扑哧扑哧流了一桌子的淫液蜜汁,摆动的雪臀看来诱人之极。

  「骑上来、骑上来啊……!啊……!」好想要更多、想要他的插入、想被他
驾驭着、想被他抽插填满、想要他的精液……

  「女僕不能对主人不服气,今早你的表现就非常的差!你似乎对主人的命令
感到不满是吧?」他阴沉着脸、目光严厉,说着狠狠地虐待、捏掐她的蜜唇,流
出汁液像多汁的桃子。

  玩弄淩虐的手套游刃有余,很快连后穴都侵入占领了。

  抽送的力道仿效着撞击,让她饑渴的后穴欢舞着蠕动、一张一合地盛情迎接。

  「嗯啊……!啊啊!啊……!啊……!」脑袋已经没有言语的容身之处,出
口的都是原始的欢愉浪叫。

  全身都在为下体得到的兴奋而畅快,紧缩着的穴道不停挽留抽插的粗手套—
—要更多更多!

  「虽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但这是不对的,该罚。」他将粗大的鞭头插入
她的后穴抽送。

  饑渴的后穴已经被淫液沾满、準备好迎接更多的强力占有跟入侵,此时被狠
狠插入,只是让她变得更兴奋,脑子糊成一团,小嘴都是呻吟嘤咛、浪叫淫乱,
只懂得耸高摆动自己的翘臀,让身体得到更多的快感。

  「啪!」,鞭子被抽出,他脱了粗手套,用白手套再度插入她之中,「记得,
讨她欢心是必须的。」阴沉着脸提醒,一手粗暴地扯捏她的乳头,另一手也不留
情地掐捏她的蜜穴。

  「啊!啊啊!」好疼!好舒服!

  他的修长手指搓弄她的蜜穴往上狠狠提拉,然后戳入菊花口内抽送。

  「嗯嗯、啊啊……!啊……!啊啊……!唔……!好棒!再……啊……!好
舒服!」她前后晃动着,像匹母马一样趴在桌上,想象自己奔驰草原一般。「驾
驭我啊!驾驭我!求你!嗯啊——!」

  源源不绝的快感传到全身,只为了加强延续这份快感,蜜穴跟后庭紧紧缩着,
让他每一次进入都被夹得更紧、停留更久……

  遇到这状况的手指反而变得粗暴,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戳入拔出、飞溅的淫液
在空中洒落,淫秽的气息充斥空间。

  「啪嗒!」手指最后用力抽出菊穴,水渍声听起来特别淫靡。

  沉甸甸的大肉棒拍到她阴唇上,他的毛发也摩擦着她的后穴入口。

  要来了、要进来了!

  大手脱下手套扶着她的腰,龟头顶着她的穴口磨蹭,腰一沉便进入她紧緻过
人的甬道内抽送。

  「啊!啊啊!」她急促地喘着气、让身体适应他的尺寸。

  终于骑上来了!她被他占有了!好棒啊!

  他低头细细啃咬她的脖子,伸舌舔舐、擡头含入她的耳珠子吸吮;大手顺着
腹部曲线滑上盈握她的胸乳轻轻揉捏,腰肢小幅度地在她体内抽送。

  牵着她被反绑的手控制她,巨棒被她身体紧夹,每个抽送都变得特别爽,征
服感让他的抽插幅度越来越大,誓要突破肉穴给他的重重挑战,到达最深处的巅
峰乐园。

  「嗯啊……嗯啊……!啊……!啊……!」她喘着气,在他的调教下已经适
应的身体,敏感地跟随他带来的快感摇动着腰臀、紧缩着蜜穴,跟他一起共舞在
原始的交合欢愉中。「啊……!」

  绵长的叫床声刺激了他,胯下的刚硬变得更加勇猛,激烈地摆动着要让她蜜
汁淋漓的蜜穴彻底投降。他要在这越被粗暴对待越是紧緻的蜜穴深处狠狠开拓撒
种!

  「呜、呜……!」激蕩的心神被他左右着,她用几乎滩成一汪春水的脑子努

  力记住此时如何被他驾驭、怎幺被他占有、以什幺力道入侵、他的大手怎幺抚摸

  自己、他的唇舌留恋之处……全部都要牢牢刻入脑海……

  啪嗒、啪嗒!啧、啧!

  「啊……啊……」淫靡的水声跟肉体相拍击、沖撞的声音回蕩在耳边,让她
脸红、心跳失速。

  在她身上的男子迷恋地握紧她的柳腰摆动,感歎置身之处如此销魂,蜜汁泛
滥、穴内蠕动紧缩,仿佛苦苦紧抱自己的大肉棒干得再用劲儿些、再粗暴些。

  缓下和歌的节奏再度加速,紧紧贴着她深入再深入、巨大的肉棒直捣开蜜穴
的重重关卡、敲击重门,叫嚣着要闯入灌下子孙。

  她被肉棒拍击得气喘吁吁、努力地回应他的力道,被他干得眼前花白,只剩
下蜜穴清楚地绞紧他的肉棒,承载他赐予的快感。

  他沉重的囊袋随着动作拍打在她翘臀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火辣辣的让她耳根
子都听红了。

  好想要、想要他完全进来!她呜咽着往后挺送臀部,努力紧缩自己想带他进
入深处。

  「怎幺?小骚妇,想要更多吗?」

  她胡乱地点点头,臀部急切地往后挺动、吞噬让她爽翻天的大肉棒。

  「那我进去囖。」

  「啊!」她背脊整个挺了起来,「啊……!啊……啊!啊!」

  太长了!好粗!被背插的她完全不知道他还有那幺长一大截没戳入自己。

  他要进去,连囊袋都要挤进去得个畅快!男人的粗长阳刚叫嚣着,狠狠抓住
她的腰肢往自己猛地拉下,「噗哧!」终于完全埋入她的体内。

  「啊啊……!」

  两人同时沉浸在完美的契合带来的快感中,他拥着她,埋首她的肩窝深吸一
口气。

  下体已经耐不住,在这样疯狂的快感裏亢奋肿胀,臀部开始剧烈抽插,阳物
变得骇人粗大,连被插的蜜穴都感受到那之上的筋脉跳动,深刻粗鲁地颳在肉壁
上,让肉壁蠕动得更加兴奋,敏感点都被点燃。

  「啊……啊啊……!啊……!」她随着他动作而呻吟着。

  他直起身,紧实的臀部依然动作着,右手戳进她的后穴玩弄。

  「嗯啊……!」感觉到搔痒的后穴被扩张,修长的指头抽插着玩弄她的神经。

  前后都被他占有着,没有比这个更棒的。

  「嗯、嗯、嗯!」

  不晓得第几波的阴精洩在他手上、浇洒在龟头之上,他享受地眯上眼更加激
烈地奖赏她的热情。

  「哦哦……!啊……!唔……!管家大人……」

  「小野猫,你记住了吧?唔、唔……!」他反複大幅度地抽出、狠狠操入,
蜜穴是他到过最令人欢愉的销魂之处,怎幺逗都能敏感地回应纠缠着他。「主人
永远是对的,伺候她、让她开心……啊!好紧……!」他大掌起落,清脆地拍击
她的圆臀,趁她放鬆的瞬间狠狠操入深处,引得阴道一阵抽搐,她又到了高潮,
「你个小蕩货,真是只发情的母猫。啊……!嗯、嗯!」

  激烈的水声夹着娇喘跟他的重喘声,晃动的两条身影亲密结合在一起,让人
神驰到顶点的快感不断爆发在幽穴深处。

  「满足主人的需要是必须的!不能让她有不开心的机会!啊!啊!小浪货!」

  泛滥的蜜汁盛满在她大腿间挂着的内裤上,随着二人晃动的动作不断溢出丰
沛的汁液、倒洒在桌面,滴滴答答都是他们欢爱高潮的证明。

  「啊!」他舒服地低吼喘气,紧紧抓着她的腰让她的圆润臀部紧贴自己,深
埋她深处、在她的紧緻温暖内抖动。

  明明还插在她的体内、明明是那幺快活享受地干着自己,嘴巴上还叨念着那
位主人,「啊……啊……!你……!无耻!啊——!」

  滚烫的丰沛精液喷洒在她花心深处,浇得她整个人都温暖发烫,温度上升。

  欢喜的小圆臀得瑟地摆动着,庆祝着终于得到的飨宴,层层肉穴的甬道紧紧
缠着他的粗硬,索求他的粗暴攻击。

  再多一些、多一些!

  「啊……!」好舒服!

  不停喷射的浪烫精液灌满她的每个空间,蜜穴分泌出甜美的蜜汁,让他能入
侵得更顺利、更轻易到达那寂寞空虚的深处,彻底满足她。

  激烈的抽插带出沾满淫液的肉棒,插入紧緻时蜜汁飞溅,尖叫随着紧緻被重
重闯开而浪蕩响起。

  「好舒服、好舒服……!啊……!好棒……!好棒啊!」

  一道猛劲儿喷出兇猛的精浪,拍击着跟她的娇喊一起到达高潮。

  手指滑上她的手腕,三两下解开捆绑的鞭子。

  「你私下爱怎幺骂我都可以,但是在旁人在场的时候顾好你这张烂嘴——尤
其是尊贵的主人在场的时候。在她面前,你要特别注意自己的所有言行、警惕着
关注她的需要;撒泼的野猫最不讨喜。主人的眉头一蹙,我的心就随她左右,她
让我惶恐着急,猜测着她的不悦。」手指肆意玩弄,大幅度地扩张她的后穴,
「就怕自己没注意到是什幺让她伤心了、不舒服了。」忧心的语气是纯然心疼着
那位千金主人。

  不用回头看,她也知道他脸上一定是深刻为她着迷的神情;那种她看了无数
次,专注而期盼的温柔神情。

  一辈子也不会轮到她、抑或任何人,只有她——那位主人才能得到他全神贯
注的讨好。

  不舒服,心口好不舒服;尽管私处还被他的大肉棒插着,后穴被他的手指瞎
耍、盛开着放任他进出。

  「呃……!」她紧锁眉头,撑在桌面的手空虚地紧抓着空气,一手抚上喉咙,
感觉想作呕。

  滑腻的手套从腰侧滑下覆盖上她的腹部,玩弄完后穴的手撑到她的右乳上掌
握,一使力将她整个人撑起,让她坐到他腿上、靠在他怀内。

  噗嗞、噗嗞……

  紧贴的姿势让肉棒在蜜穴内微微抽动。抚摸在腹部的大手轻缓地隔着裙子抚
弄;探入衬衣内罩在丰乳上的手指挤奶一般按压揉捏,玩弄草莓般的娇嫩奶头。

  他伸出舌头和缓地舔弄她敏感的脖子、耳垂,「好点了吗?」他轻声问。

  调教女僕而已,不至于要闹出人命、折腾得她生病也是自找麻烦。

  歎口气,双手揽在她腰间,环她在怀内给她当暖炉暖暖身子。

  是突然冷到吗?猜想着,鼻子微微蹭蹭她的脖子、肩膀。啄吻、舔舐她的颈
项。

  一下子呼吸就顺畅了。

  连同胸口的郁结都疏通了,舒服地靠着他的怀抱呻吟。

  这个男人真好。

  如果这样的拥抱是糖果,她会不会将自己出卖,连心的每个角落都失守?

  「哈……」他喟歎,拥着她的手开始摆弄她的身体,一上一下地吞吐胀痛的
大肉棒。「主人最厉害了,多幺难得的能干女性。」

  不在乎身上人儿的僵硬,蜜穴依然尽责地紧夹蠕动着舒服他的阴茎。

  像通天棒一样通捣她的淫乱,没一会儿就让她软在怀内,舒服地抱着她香软
的身体吸纳她身上淡淡的橘子香味。

  「你好香……」不吝赞美地直说。厚实的大掌摸上饱满的丰乳,隔着面料捧
着捏着,刺激犯罪的快感。

  身上的衣服越是多,在敞开的衣领间摸进去掐住胸乳的快感就会倍增、在宽
大的裙底下淫靡地蹂躏她的肉穴越让人亢奋暴力地嬉闹。

  在道德边缘游移挑衅,手指在柔软光滑的面料上游移按压她的私处,隔着裙
子,一片湿润的丛林被挑弄得发抖哀泣、蜜汁淋漓。

  啪!

  手指分开阴唇,不客气地搓弄阴蒂,电击似地让她一阵抽搐,紧喘着娇嗔,
反手抱着他的脖子,拱起背脊,开敞的衣领藏不住的丰润双乳在空中颤抖,勾引
他去抓捏布丁般的甜点。

  血红的吊坠在雪白的胸脯上对比出诱人的光泽,曝露在他鹰隼锐利的双眸下。

  他粗暴地抓捏、搓弄、按压她的双乳,把无法完全盈握的豪乳左右拉开再往
中间挤压揉捏、一会儿一上一下、一会儿当球般拍打弹弄,让她的豪乳在他手上
大起大落地晃出迷人的弧度。

  「嗯啊……嗯啊……!」她开心地沉浸在这天堂的愉悦之中,挪动腰肢让肉
穴紧紧地在淫靡的蜜液中吸附他傲人的粗壮肉棒。

  好棒!被他这样干着好舒服!好爽!

  「嗯啊……!啊……!」

  刚硬的鸡巴因为肿大变得光滑,被发烫硬物在体内霸道开拓的兴奋无可比拟。

  她觉得自己都变成了狐媚的妖狐,只能在男人身子下吟哦娇喘,享受交欢的
滋味。

  「呃啊——!」她倏然尖叫,娇喘连连。

  双腿擡高大敞,柔滑的裙下蜜穴被探入的指头跟大肉棒狠狠玩弄、扯大,想
已经读懂她的敏感带,手指特意扯着某个点往外张、同时让肉棒猛地进出打击,
被这样无耻地玩弄,连后穴都不堪寂寞地瘙痒发疼,张合着要一起被攻击、捣弄。

  她难耐地左右摆动娇臀,呜呜做声地配合他的手指,耸压他,暗示他后穴的
渴求。

  「啊!」一声惊呼,他扣着她骚劲大发的开敞双腿,离开桌子、将她压在地
上、捧着她的臀瓣用力分开。

  手指在她后穴玩弄,将裙子面料往裏头塞入、一并戏耍她的娇嫩渴求。

 「主人她在巴裟多家族坠入谷底的时候独力接下这个人人唯恐接触的棘手生

  意,用惊人的气势带领大家渡过难关……「

  双手拇指掐入穴内扩张,掌心各握她的圆臀陷入嫩肉之间;下体还在她美穴
裏撞击着,捣得她蜜汁飞溅、泛滥成灾,寻求这之中的无上快感。

  「啊……啊……那小小的身子有莫大的勇气与能量……啊……!我最喜欢她
这点了。嗯!啊!啊……!」

  他陶醉地半眯眼,手指滑到她的阴核上刺激她,效果显着地引出猛浪的蜜汁,
劈啪劈啪地涌出蜜穴,流到他指头、顺着他的指骨滑下蕩人心魂的蜜液。

  真舒服……

  龟头被她的高潮烫得舒爽来劲,肿胀的肉棒在甬道内找到拥抱自己的美妙玩
具,快活地将她调戏操弄,让她渴求、迎合自己。

  「呜……嗯!嗯……!啊……!」她咬着下唇忍耐他大刀阔斧带入的快感,
忿忿不平地在呻吟中表达自己的不满,「喜欢她……啊啊……!啊……!哦!嗯
啊……!就……啊……!啊啊!去找……呃啊!啊……!哈、哈……!去找她啊!

  啊……!啊……!「

  他眯起眼,动作变得粗暴,狠狠将她压在身下欺淩。

  「啊啊……!啊!」

  大肉棒完全抽出、又狠狠捣入,小穴哪堪他如此玩弄,完全来不及迎合、束
手无策地任他来去,颤抖着在慌乱中紧紧吸附豪不留恋的那肿胀阳刚。

  「嗯啊……!」自己是不是犯贱到这个地步?即使被这样对待,还是能从中
得到快感。「呜……啊……!」

  「这儿还有只不听话的任性猫咪呢,怎幺可以让她心烦?」阴冷的眼神因为
背光显得骇人,「今晚就要让主人能够免去忧心,将你这野猫调教好才是。」

  「啊、啊……!」好棒,好舒服……

  他用力地抽送,她蜜汁泛滥,紧緻的幽穴很快讨得他的欢心,让肉棒在她体
内享受契合的蜜穴热情的夹阻、欲拒还迎的张合、贪婪的吸纳。

  「啊、啊……!」她的心为了他开口闭口都是的主人而被鞭打得疼痛、穴却
被操得很爽,像狗一样被操的姿势让她变得敏感、容易亢奋。

  不甘的泪水滑下脸庞,她喘着气一面在欢愉裏沉沦、一面在悲伤裏自残。

  他抓起她的腿,将她整个人一转,刚硬肿胀的肉棒在紧紧绞住他的肉穴内狠
狠转了一圈。

  「啊啊——!啊!啊……!」她抓住他的肩膀,拼命将臀部送到他胯下,承
受他全部的突入、延续那被翻转时感受到的剧烈快感。

  他将她抱起,让她背贴着窗口,面对面干她。

  「啊……啊……!」不行了,太刺激了、太爽了!

  他的肉棒抽出时,她整个人就会失重下滑,迎上狠狠撞入的刚硬,让他的龟
头抵到体内的敏感,狠狠颳过,刷过肉壁抵达深处欢愉地抖动捣乱。

  不能自制的她像个洋娃娃,被他捧起、鬆手落下、又抛起、戳入。

  大捲发在空中动蕩,托衬她娇小的脸蛋,显得楚楚可人。

  他再度将她抛起,接入怀中、加深肿胀阳刚的捣入、让淫蕩的汁液「噗嗞!」

  地满溢喷洒出来,然后紧紧抱着她,含住她的瑰唇吸吮着,爱怜地舔舐着、
按压她的小翘臀,紧贴自己的巨大性器。

  龟头在湿润的深处一阵抖动,终于来了第二发的波动,在她体内发洩自己的
积累忍耐,牛奶般的精液满满将她灌注到顶点,她娇吟着在被烫到的快感中攀上
极乐的天堂,扭动着索取更多、更多……

  他在这方面从不吝啬,挺动着臀部不客气地送她更多的甜蜜,一注一注喷洒
花心,欢愉接受她感激的回应,柱身被她的阴液包裹,快活至极。

  享受这快感共舞,二人的结合处满是混合着喷洒一地的精液跟蜜液。

  「我们这些下人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主人的生活过得好,无忧心之余。

  让伟大的她能够有对我们微笑的时候。「他喘着气,抵着她额头,手指深入
她的后穴玩弄,」哪怕是因为舒适地用过了早点后,出门前回头轻轻弯起嘴角的
微笑,也是无价的。「

  好舒服,好紧。他啄了她鼻尖一下,手指滑到被自己蹂躏的蜜穴外沿挑弄,
「主人她……」

  「呜呜……呜呜呜!嘤嘤……呜……!」她突然紧紧抱住他,埋在他肩膀号
啕大哭。

  他吐了口气,忍耐着肉棒的沖动,深深埋在她体内。

  手掌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让她不会呛到。

  男人拥着她,靠在她肩膀,望着窗外不知何时下起的雨。

  秋,今天的好棒啊!

  小骚货,吃饱了没?

  饱了,在想下次玩什幺好呢……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